北京单场走势图连线|北京单场开奖记录
官方微信歡迎進入陜西省文物保護研究院!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學術研究  > 500年前的“一號工程”項目管理——明長城修建的那點事

500年前的“一號工程”項目管理——明長城修建的那點事

發布日期:2019-03-19

在古代,長城是作為國防工程建造起來的,而在當代,長城是作為文物加以保護的。上世紀50年代,在郭沫若先生的提議下,八達嶺長城率先得到了保護修復。80年代,長城的保護維修工程在全國范圍內大規模開展起來。近十幾年,國家每年投入以億計的資金開展保護工程。

然而,運用現代管理模式和先進技術手段對長城進行保護修繕,依然十分困難。

我們很難想象,在古代長城是怎么建造的,古人是如何管理和有效實施這個令人驚嘆的建筑工程的呢?何況,在古代,長城是作為一項國防工程,而不是文物來建造和維修。古人管理長城所付出的艱辛自然要超過當代百倍。

明朝是我國古代長城修建的高峰,基本延續了整個王朝存續期,建造起了雄跨萬里的長城防御體系。明朝長城的建造,跟我們現在實施的長城保護修繕工程,在管理上有很多相似之處,都要經過立項審批、勘察設計、確定施工隊伍、申請經費、竣工驗收這些環節,有些制度十分先進。下面我們就通過古代文獻中對明長城建設工程管理的記錄,來看看明長城建造的那點事。

1.jpg

北京市懷柔區西柵子村段長城(李大偉攝)

一、長城修建決策環節——立項審批

長城是古代重大的國防工程,長城的修建在中央的主管機構是兵部,相當于現在的國防部。最終決策權則在皇帝手中,規格自然比現在要高得多。長城修建的立項審批一般程序是大臣們提出申請,經兵部商量后提出意見,交給皇帝裁決。當然這個過程有時候也要跟戶部商量一下,因為經費是戶部出的。戶部相當于現在的財政部,管的可是整個大明朝的錢袋子,得罪不起。這是立項審批的基本程序,但是長城的修建申請是否能夠得到同意,那可就十分復雜了,要想說服皇帝,需要有相當的耐心和技巧。這種記載很多,下面舉兩個典型案例。

明代中期,北方游牧部落經常南下河套地區,不斷和明朝邊防軍隊發生沖突,威脅明朝的國家安全。游牧騎兵飄忽不定,來無影去無蹤,今天打榆林,明天打定邊,規模不太大的騷擾,干一百票,也不見得能被慢吞吞的明軍擋住一次。當地官員被騷擾得有點受不了,于是提出在延綏鎮(轄區就在今天陜西省榆林市一帶)修建長城的申請,但從天順八年(1464年)提出立項申請,直到成化九年(1473年)才獲得同意,經過了整整十年的時間,期間換了5任官員,直到從財政部出身的余子俊在擔任延綏巡撫(省巡撫相當于省長,延綏鎮相當于陜北軍區,延綏巡撫就是軍區司令)的時候才拿到“批文”,這其中的過程值得跟大家分享。

1464年和1466年春的兩次申請,由于準備不充分,在兵部就直接被PASS掉了;到1466年冬天,兵部尚書(國防部長)王復看到防邊形勢吃緊,再次提出申請,這次皇帝已經簽批了,可是誰想到,第二年,工程還沒立項,兵部尚書就換人了。繼任的白圭是個主戰派,積極要求與蒙古人開兵見仗,以攻對攻,看不上修長城這種被動防御措施,就把這事給攪黃了。到了1470年,延綏巡撫王銳再次提出長城修筑的申請,這次兵部原則性同意,可是沒過多久,這個巡撫被兵部尚書彈劾免職了,現在你可知道修個長城,水有多深了吧?經常跑項目的同志,看到這里不知是不是也會心一笑。直到1471年,在財政部(戶部)工作長達十年,當過處長(主事)、副司長(員外郎),熟悉經濟工作的余子俊就任延綏巡撫后,給皇帝算了一筆經濟賬:如果明年還繼續在延綏鎮展開軍事行動,總共費銀計815.4萬余兩,雖然我們不知道成化年間的財政收入,但據黎東方研究,弘治年間歲入,“也不過是三千一百七十一萬兩銀子而已”,這可是占全國財政收入1/4的巨額財政支出!皇帝看到這里,估計已經肉疼了。余子俊又提出,如果修筑長城,約耗銀50萬兩左右,這較之800多萬兩確實相當實惠。皇帝于是愉快地拍板決定,修!這次長城修建工程,也奠定了現在陜西省北部明代大邊和二邊長城的基礎。

修建長城從官員提出動議,到獲得批準,并非一帆風順,也需要反復向各部門陳述利害,才能獲得同意。如果未獲立項,擅自動工,會遭到處罰。陜西三邊總督(相當于身兼三個軍區司令員)劉天和奏請修筑固原邊墻,兵部否決了這個建議,膽大包天的劉天和還是決定動工修筑,結果被朝陽群眾舉報,“奪俸三月”,被罰了三個月的工資。這處罰可比現在嚴厲得多。

二、長城營造規劃——勘察設計

立項審批之后,在建造之前是有一系列勘察設計程序,確定整體規劃長城的布局、構成、形制、尺寸以及功能。我們在這里也講幾個故事。一個是楊一清,就是14歲中秀才,計除大太監劉瑾的那位,他在任陜西三邊做總督的時候,為修建長城,進行了詳細勘察。先是由地方官員進行實地踏查,上報軍區和省政府審核,最后,自己親自調研一個多月,從陜西定邊跑到了寧夏靈武,確定了詳細的建設方案。另一個就是熊廷弼,此君因為遼東戰爭失利,又得罪魏忠賢,被斬首后“傳首九邊”,后來被平反。他鎮守遼東時,親自踏查了從鴨綠江到遼東灣的防線,針對每一個地區的實際情況,提出了不同的修建方案,這也是明朝最后一次對遼東長城的大修工程。

2.jpg

三邊總制 楊一清(1454-1530)(圖片來自網絡)

3.jpg

遼東巡按 熊廷弼(1569-1625)(圖片來自網絡)

接下來說說大家都十分熟悉的抗倭名將戚繼光。實際上,戚繼光在浙江抗倭三年,因戰功聞名,然而他在長城上守了十六年,因為守得好,不怎么打仗,這段事跡反而不怎么被人提起了。他在建造今天河北、北京一帶長城空心敵臺的時候,甚至連每一座敵臺的尺寸都說的十分清楚。

勘察設計完了,得有個直觀的圖紙讓中央的大臣和皇帝看一下啊,明朝沒有電腦,也沒有AutoCAD、3DMAX、TSSD等建筑結構制圖軟件,怎么解決這個問題呢。他們采取“畫圖貼說”的辦法,就是將長城建造的樣式畫成圖,上報審查,可惜我們現在只能在文獻中見到這樣的記錄,卻看不到樣圖了。雖然沒有圖紙留存下來,但仍可從字里行間看出當年長城建造者勘察工作的辛苦,對于工程設計的用心,看出長城建造工程的嚴謹性。

4.jpg

總理薊遼軍務 戚繼光(1528-1588)(圖片來自網絡)

三、長城修建人員——施工隊伍

明代長城的施工隊伍不需要施工資質,由官方出面派遣或招募,構成比較復雜,主要由衛所官軍、民兵、民夫、匠役、罪犯等承擔。官軍主要由班軍、主兵、客兵、軍下余丁等組成。咦,小編你說的都是些神馬?這里需要解釋一下明代的兵制。

明朝實行“衛所”制度,衛所士兵都由軍戶承擔,所謂軍戶就是被朝廷簽發后,世代當兵的家族,他們不能從事其他職業,是世襲的職業軍人。衛所士兵一開始固定在駐地,從永樂時期開始,出于加強京城和北部沿邊地區防御力量的軍事需要,調動內地衛所官軍分班前往這些地區駐防,稱之為“班軍”。在京師的稱為“京班”,到沿邊駐防的稱為“邊班”。后來沿邊軍事形勢愈來愈嚴峻,開始調集別的衛所官軍協助防衛,外地援軍稱為“客兵”,本地衛所官軍稱為“主兵”。軍下余丁是與衛所軍密切關聯的一類人,明代軍制,正式軍役由特定的軍戶擔任,每一軍戶出正軍一名。每一正軍攜帶一名后勤服務人員,稱為“軍余”、“余丁”。

民兵是明朝對正規軍隊的一種補充,民兵包括民壯、土兵、鄉兵等,都是由民戶僉發,不隸屬軍戶,不是正式軍人。民夫主要是從周邊府縣征調或者雇傭的人員,而使用罪犯修筑長城的,主要是為了彌補勞動力不足的情況。

衛所士兵和民夫是長城修建的主要力量。在明朝當兵可是個苦差事,衛所士兵又要打仗,又要種地,還得根據需要被派去修長城,所以史書上經常見到明軍嘩變的記載。

四、長城修建費用——經費來源

修長城是個大工程,需要大量的經費,那么這些錢都是從哪里來的呢。長城的修建經費并沒有固定的財政預算,一般都是朝廷同意立項之后,開始想辦法籌錢。一開始長城修建工程量比較小,一般都是由地方自己籌措,但后來隨著工程量的猛增,地方的財政就開始緊張了,于是開始向中央申請財政支持。這部分錢主要由戶部從國庫撥付,再到后來,尤其就是嘉靖皇帝在位的時候,財政赤字猛增,戶部有點吃不消了,于是跟兵部商量,修長城本來就是你兵部的事情,錢我出七成,你出三成,在皇帝的主持下,這個制度就確定下來。但兵部又不像戶部可以征稅,他們只能管軍事,好在兵部還管著一個有錢的部門,那就是太仆寺,他們每年由大量的資金用來買馬,兵部就將買馬的錢拿出一部分來修長城,逐漸成為定制。

五、長城質量監管——竣工驗收

 明朝耗費了巨大的財力物力修筑長城,質量十分重要。在施工過程中以及工程結束后的質量監管也采取了各種不同的方法來確保質量。

(一)工程報完制度。所謂報完制度,就是工程結束后,必須向朝廷匯報工程完成情況,并申請派人進行驗收,類似于今天的竣工驗收制度。戚繼光當年修完薊鎮的長城之后,兵部組織驗收通過后,朝廷給予通報表彰,并將總督譚綸升任兵部尚書,戚繼光一個兒子提拔為百戶。當然也存在驗收出現問題而給予處罰的情況,萬歷四年二月“以虛報邊墻功鐫,臨鞏兵備馬文徤及河州知州趙于敏俸各二級,并罷蘭州參將徐勛。”

(二)經費管理。長城建造涉及的經費額度巨大,對管理是個巨大考驗。《明實錄》記載嘉靖三十七年發生的薊鎮巡撫吳嘉會貪污大案最為突出。吳嘉會負責修建長城的時候,中央財政撥付57萬多兩白銀巨款,這家伙竟然貪污了14萬多兩,還向37州縣索要錢物,最終,老吳的劣跡驚動了中央,最后的處理結果是一擼到底,斷崖式降職回家賣紅薯去了,他的直接主管薊遼總督保留待遇退休,兵部一把手罰了一個月工資,分管副部長罰了兩個月工資。

撫寧縣萬歷三十六年(1608)秋防城工碑(引自《河北省明長城碑刻輯錄》)

6.jpg

萬歷三十年(1602)喜峰路造文字磚(山海關博物館 收藏)

(三)工程質量監管。第一個就是提出保質期,制定了類似于現在的質保期的辦法,有五年和十年兩個期限,如果過了期限發生損壞不予追責,但如果在期限內發生坍塌損壞,將予以追責,懲罰的措施一般是革職和罰款重修。第二個就是提出質量標準,“迨工完日該鎮協親用長錐試驗,以不入土者為上等,重加優賚,以隨下隨入者為下等,中千總官當即推打嚴追工犒,留為異日補修之資。……得旨下部。”第三個就是實行“物勒工名”制度,大家可能在游覽長城或者博物館會看到鐫刻著長城修建負責單位的名稱、官員、工匠、年號、所修長城的數量的記事碑,甚至在燒造的磚上都刻上燒造單位的名稱,這就是所謂的 “物勒工名”制度。大家注意這可不是為了名垂青史,弘揚政績,而是責任追究的憑證,想當年把名字刻在上面的這些人心里估計都有些忐忑吧。第四,嚴打“豆腐渣”工程。長城建造的時候也有偷工減料,違規施工的問題。萬歷三年,三屯營城垣修筑“不如法”,出現質量問題,“參游擊邊泰劉龍王維藩罪有差奉旨邊泰革任,行巡按提問劉龍、王維藩各罰俸二個月,損壞邊工照例修補,不與廩給。”萬歷四年三月,兵部覆薊遼督撫楊兆王一鶚奏報發現,“用灰石及攙用掛木者,嚴治命如議。”萬歷四年六月“以修筑新平、平遠二堡未幾傾圯,參守楊爾干等行巡按訊。”這是在工程結束后發現問題的處理措施。,史料也記載了類似“豆腐渣”工程的情況,并對此進行處理,主要也是革職和罰款,并要求修補完善。

明代的長城工程,為了確保質量過硬可是想盡了辦法,制定了詳細的管理制度,這也是為什么時至今日,我們每每見到長城時,仍感嘆古人的智慧,何以能在工程技術條件落后的情況下,建造出如此雄偉的工程。總結當時的很多制度,對我們今天的長城保護工程管理,仍然具有很好的借鑒作用。鑒古知今,保護好我們祖先留下了的寶貴財富,更需要用心、用智。(李大偉)



北京单场走势图连线 篮球投注开户 北京pk赛车网址是多少 平码6码复试 华体网澳门即时盘指数 怎样上网怎样建立威博 重庆时时彩坑人一幕 求新时时高手一起玩 重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结果记录 黑龙江时时查询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哪个好